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咸鱼贾环的诸天旅行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质子2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大太监走进院子,他嘴角带笑,一副十分和善的样子。

    「咱家代表陛下来看望一下各位贵人,希望各位贵人在我们魏国能过得舒心。」

    八皇子虽然自傲身份,看不起太监。

    但他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眼前的太监不是普通人,是敌国皇帝的心腹,代表了敌国皇帝。

    若是得罪了眼前这个太监,自己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虽然做为质子,只要两国没有爆发战争,自己不会有䗼命之忧,但会不会生活得好,还得看魏国皇帝的态度。

    八皇子不得不向大太监低头:「多谢这位公公辛苦跑这么一趟。」

    「不辛苦,不辛苦。」大太监笑道,「为陛下分忧是咱家应该做的。这一位就是陈国的八皇子殿下了吧?是个很懂礼貌的孩子呢。」

    他将八皇子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视线又扫过旁边的少年们。

    当他的视线扫过贾环时,忽然神情一怔,但随即收敛了表情,恢複笑眯眯的样子。

    别人没有发现大太监的表情变化,但瞒不过贾环。

    贾环歪歪脑袋。

    这太监认识自己?

    可是不对啊。

    他一个魏国的太监,如何能认识千里之外陈国的一个庶子?

    贾环只当自己长得像大太监认识的某个人,转头就将这件事情丢在了脑后。

    大太监没有留多久,跟八皇子说了两句话后便离开了。

    少年们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太监看着和蔼,但却带给他们极大的压力。

    少年们经此一遭,身体和精神都疲惫不堪,各自回到房间,没一会儿便都陷入了睡眠之中。

    之后几天,少年们过得还算平静。

    有魏国的侍卫看守,少年们不能出门,外人也无法进来。

    虽然看着像是坐牢,但至少不会出事。

    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魏国的皇帝这才有空召见了八皇子。

    这一次是八皇子一个人进宫,一众少年们都留在住处。

    八皇子回来后,带回魏国皇帝的消息。

    魏国皇帝将在三天后举办宴会,为八皇子和少年们进行接风洗尘。

    八皇子很是高兴:「魏皇允许我们可以出门,自由在京城中游玩。以后我们就不用像坐牢一样,天天被关在院子里了。」

    少年们很开心这个消息。

    都是精力旺盛喜欢到处跑的年纪,将他们关在一个小小的院子中,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没有一个少年能忍受得了。

    少年们头一次真心向八皇子表达了感谢。

    八皇子笑眯眯地接受了众人的感谢,双方间的隔阂被打破了一部分。

    三天的时间很短,眨眼便到了举办宴会的时间。

    少年们换上从家中带来的最好的衣服,跟着八皇子一起,坐上皇宫派出来接他们的马车。

    【鉴于大环境如此,

    因为魏皇下旨允许少年们自由外出,质子府外面的守卫少了三分之二,只有寥寥几人守在外面。

    魏国人不认为几个少年能闹出什么事情来。

    贾环最后上了马车。

    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其他人华丽,也没有戴什么佩饰,看着十分寒酸。

    但贾环也没有办法,国公府的人根本就没有给他准备多少东西,行李都没有多少。

    银钱还是出发的时候,国公爷塞给他的一袋银子和一千两的银票

    。

    这一千两看着多,但对于一个在敌国生活、没有进项且处处都需要花钱的质子来说,真心少得可怜。

    看看其他少年吧,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身上的银钱,最少的都有两万两。

    他们虽然是被家族放弃的弃子,但至少他们的家族都有给他们补偿。

    而国公府,他们一心都在为八皇子准备行李准备银钱上面,忘记了还有贾环这个一个人。

    少年们同情地看了贾环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国公府的声誉在他们心中又下跌了不少。

    后来,随着他们的嘴巴,这件事情传了出去。

    国公府苛待庶子的消息传遍了两国,声誉下跌严重。

    国公府的人那时候后悔不已,但却已经晚了。

    少年们在宫门口下了车,两个小太监上前,领着众人往里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目的地,举办宴会的大殿。

    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多是魏国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卷。

    两国的男女大防可没有华夏明清时期那么严重,这里,女子也是能随时上街的。

    举办宴会,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开,而是按照家庭坐在一起。

    皇帝还没有到,小太监将少年们领到靠近皇帝的御桉的一个桌子旁边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菜和切开的瓜果,只是,皇帝还没有来,没有人敢动快子。

    又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三声鞭响开道,皇帝带着一众后妃以及两个公主到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皇帝。

    皇帝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笑道:「众位卿家也坐吧。」

    众人齐声谢过皇帝,这才坐了下来。

    贾环微微抬头,看向魏皇。

    魏皇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壮年,但身体却不是很好。

    这都是上一次的夺嫡之争造成的。

    魏皇的兄弟不少,本来皇位是轮不到他这个小透明的。

    但当时好几个皇子造反,你杀我,我杀你,最后杀得知剩下魏皇一个。

    于是,皇位便落在了魏皇头上。

    不过魏皇也没有从那次造***全身而退,而是受了重伤。

    这还是巫载非帮他分摊了伤害的情况下,否则魏皇也会死在那场造***。

    虽然没有死,但因为失血过多,魏皇的生意变的虚弱,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将身体彻底养好。

    因为身体不好,魏皇的子嗣非常单薄,如今膝下只有两个公主,没有一个皇子。

    皇室宗亲们看到了希望,联合大臣们要求皇帝从宗室中选择孩子过继到膝下,做其继承人。

    魏皇以强硬的手段压下了。

    他还是希望有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的。

    既然都有了女儿,也就是说他并非无法让女人怀孕,多宠幸几个妃子,儿子自然是会有的。

    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其他人华丽,也没有戴什么佩饰,看着十分寒酸。

    但贾环也没有办法,国公府的人根本就没有给他准备多少东西,行李都没有多少。

    银钱还是出发的时候,国公爷塞给他的一袋银子和一千两的银票

    。

    这一千两看着多,但对于一个在敌国生活、没有进项且处处都需要花钱的质子来说,真心少得可怜。

    看看其他少年吧,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身上的银钱,最少的都有两万两。

    他们虽然是被家族放弃的弃子,但至少他们的家族都有给他们补偿。

    而国公府,他们一心都在为八皇子准备行李准备银钱上面,忘记了还有贾环这个一个人。

    少年们同情地看了贾环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国公府的声誉在他们心中又下跌了不少。

    后来,随着他们的嘴巴,这件事情传了出去。

    国公府苛待庶子的消息传遍了两国,声誉下跌严重。

    国公府的人那时候后悔不已,但却已经晚了。

    少年们在宫门口下了车,两个小太监上前,领着众人往里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目的地,举办宴会的大殿。

    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多是魏国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卷。

    两国的男女大防可没有华夏明清时期那么严重,这里,女子也是能随时上街的。

    举办宴会,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开,而是按照家庭坐在一起。

    皇帝还没有到,小太监将少年们领到靠近皇帝的御桉的一个桌子旁边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菜和切开的瓜果,只是,皇帝还没有来,没有人敢动快子。

    又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三声鞭响开道,皇帝带着一众后妃以及两个公主到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皇帝。

    皇帝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笑道:「众位卿家也坐吧。」

    众人齐声谢过皇帝,这才坐了下来。

    贾环微微抬头,看向魏皇。

    魏皇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壮年,但身体却不是很好。

    这都是上一次的夺嫡之争造成的。

    魏皇的兄弟不少,本来皇位是轮不到他这个小透明的。

    但当时好几个皇子造反,你杀我,我杀你,最后杀得知剩下魏皇一个。

    于是,皇位便落在了魏皇头上。

    不过魏皇也没有从那次造***全身而退,而是受了重伤。

    这还是巫载非帮他分摊了伤害的情况下,否则魏皇也会死在那场造***。

    虽然没有死,但因为失血过多,魏皇的生意变的虚弱,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将身体彻底养好。

    因为身体不好,魏皇的子嗣非常单薄,如今膝下只有两个公主,没有一个皇子。

    皇室宗亲们看到了希望,联合大臣们要求皇帝从宗室中选择孩子过继到膝下,做其继承人。

    魏皇以强硬的手段压下了。

    他还是希望有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的。

    既然都有了女儿,也就是说他并非无法让女人怀孕,多宠幸几个妃子,儿子自然是会有的。

    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其他人华丽,也没有戴什么佩饰,看着十分寒酸。

    但贾环也没有办法,国公府的人根本就没有给他准备多少东西,行李都没有多少。

    银钱还是出发的时候,国公爷塞给他的一袋银子和一千两的银票

    。

    这一千两看着多,但对于一个在敌国生活、没有进项且处处都需要花钱的质子来说,真心少得可怜。

    看看其他少年吧,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身上的银钱,最少的都有两万两。

    他们虽然是被家族放弃的弃子,但至少他们的家族都有给他们补偿。

    而国公府,他们一心都在为八皇子准备行李准备银钱上面,忘记了还有贾环这个一个人。

    少年们同情地看了贾环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国公府的声誉在他们心中又下跌了不少。

    后来,随着他们的嘴巴,这件事情传了出去。

    国公府苛待庶子的消息传遍了两国,声誉下跌严重。

    国公府的人那时候后悔不已,但却已经晚了。

    少年们在宫门口下了车,两个小太监上前,领着众人往里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目的地,举办宴会的大殿。

    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多是魏国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卷。

    两国的男女大防可没有华夏明清时期那么严重,这里,女子也是能随时上街的。

    举办宴会,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开,而是按照家庭坐在一起。

    皇帝还没有到,小太监将少年们领到靠近皇帝的御桉的一个桌子旁边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菜和切开的瓜果,只是,皇帝还没有来,没有人敢动快子。

    又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三声鞭响开道,皇帝带着一众后妃以及两个公主到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皇帝。

    皇帝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笑道:「众位卿家也坐吧。」

    众人齐声谢过皇帝,这才坐了下来。

    贾环微微抬头,看向魏皇。

    魏皇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壮年,但身体却不是很好。

    这都是上一次的夺嫡之争造成的。

    魏皇的兄弟不少,本来皇位是轮不到他这个小透明的。

    但当时好几个皇子造反,你杀我,我杀你,最后杀得知剩下魏皇一个。

    于是,皇位便落在了魏皇头上。

    不过魏皇也没有从那次造***全身而退,而是受了重伤。

    这还是巫载非帮他分摊了伤害的情况下,否则魏皇也会死在那场造***。

    虽然没有死,但因为失血过多,魏皇的生意变的虚弱,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将身体彻底养好。

    因为身体不好,魏皇的子嗣非常单薄,如今膝下只有两个公主,没有一个皇子。

    皇室宗亲们看到了希望,联合大臣们要求皇帝从宗室中选择孩子过继到膝下,做其继承人。

    魏皇以强硬的手段压下了。

    他还是希望有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的。

    既然都有了女儿,也就是说他并非无法让女人怀孕,多宠幸几个妃子,儿子自然是会有的。

    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其他人华丽,也没有戴什么佩饰,看着十分寒酸。

    但贾环也没有办法,国公府的人根本就没有给他准备多少东西,行李都没有多少。

    银钱还是出发的时候,国公爷塞给他的一袋银子和一千两的银票

    。

    这一千两看着多,但对于一个在敌国生活、没有进项且处处都需要花钱的质子来说,真心少得可怜。

    看看其他少年吧,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身上的银钱,最少的都有两万两。

    他们虽然是被家族放弃的弃子,但至少他们的家族都有给他们补偿。

    而国公府,他们一心都在为八皇子准备行李准备银钱上面,忘记了还有贾环这个一个人。

    少年们同情地看了贾环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国公府的声誉在他们心中又下跌了不少。

    后来,随着他们的嘴巴,这件事情传了出去。

    国公府苛待庶子的消息传遍了两国,声誉下跌严重。

    国公府的人那时候后悔不已,但却已经晚了。

    少年们在宫门口下了车,两个小太监上前,领着众人往里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目的地,举办宴会的大殿。

    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多是魏国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卷。

    两国的男女大防可没有华夏明清时期那么严重,这里,女子也是能随时上街的。

    举办宴会,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开,而是按照家庭坐在一起。

    皇帝还没有到,小太监将少年们领到靠近皇帝的御桉的一个桌子旁边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菜和切开的瓜果,只是,皇帝还没有来,没有人敢动快子。

    又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三声鞭响开道,皇帝带着一众后妃以及两个公主到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皇帝。

    皇帝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笑道:「众位卿家也坐吧。」

    众人齐声谢过皇帝,这才坐了下来。

    贾环微微抬头,看向魏皇。

    魏皇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壮年,但身体却不是很好。

    这都是上一次的夺嫡之争造成的。

    魏皇的兄弟不少,本来皇位是轮不到他这个小透明的。

    但当时好几个皇子造反,你杀我,我杀你,最后杀得知剩下魏皇一个。

    于是,皇位便落在了魏皇头上。

    不过魏皇也没有从那次造***全身而退,而是受了重伤。

    这还是巫载非帮他分摊了伤害的情况下,否则魏皇也会死在那场造***。

    虽然没有死,但因为失血过多,魏皇的生意变的虚弱,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将身体彻底养好。

    因为身体不好,魏皇的子嗣非常单薄,如今膝下只有两个公主,没有一个皇子。

    皇室宗亲们看到了希望,联合大臣们要求皇帝从宗室中选择孩子过继到膝下,做其继承人。

    魏皇以强硬的手段压下了。

    他还是希望有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的。

    既然都有了女儿,也就是说他并非无法让女人怀孕,多宠幸几个妃子,儿子自然是会有的。

    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其他人华丽,也没有戴什么佩饰,看着十分寒酸。

    但贾环也没有办法,国公府的人根本就没有给他准备多少东西,行李都没有多少。

    银钱还是出发的时候,国公爷塞给他的一袋银子和一千两的银票

    。

    这一千两看着多,但对于一个在敌国生活、没有进项且处处都需要花钱的质子来说,真心少得可怜。

    看看其他少年吧,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身上的银钱,最少的都有两万两。

    他们虽然是被家族放弃的弃子,但至少他们的家族都有给他们补偿。

    而国公府,他们一心都在为八皇子准备行李准备银钱上面,忘记了还有贾环这个一个人。

    少年们同情地看了贾环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国公府的声誉在他们心中又下跌了不少。

    后来,随着他们的嘴巴,这件事情传了出去。

    国公府苛待庶子的消息传遍了两国,声誉下跌严重。

    国公府的人那时候后悔不已,但却已经晚了。

    少年们在宫门口下了车,两个小太监上前,领着众人往里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目的地,举办宴会的大殿。

    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多是魏国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卷。

    两国的男女大防可没有华夏明清时期那么严重,这里,女子也是能随时上街的。

    举办宴会,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开,而是按照家庭坐在一起。

    皇帝还没有到,小太监将少年们领到靠近皇帝的御桉的一个桌子旁边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菜和切开的瓜果,只是,皇帝还没有来,没有人敢动快子。

    又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三声鞭响开道,皇帝带着一众后妃以及两个公主到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皇帝。

    皇帝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笑道:「众位卿家也坐吧。」

    众人齐声谢过皇帝,这才坐了下来。

    贾环微微抬头,看向魏皇。

    魏皇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壮年,但身体却不是很好。

    这都是上一次的夺嫡之争造成的。

    魏皇的兄弟不少,本来皇位是轮不到他这个小透明的。

    但当时好几个皇子造反,你杀我,我杀你,最后杀得知剩下魏皇一个。

    于是,皇位便落在了魏皇头上。

    不过魏皇也没有从那次造***全身而退,而是受了重伤。

    这还是巫载非帮他分摊了伤害的情况下,否则魏皇也会死在那场造***。

    虽然没有死,但因为失血过多,魏皇的生意变的虚弱,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将身体彻底养好。

    因为身体不好,魏皇的子嗣非常单薄,如今膝下只有两个公主,没有一个皇子。

    皇室宗亲们看到了希望,联合大臣们要求皇帝从宗室中选择孩子过继到膝下,做其继承人。

    魏皇以强硬的手段压下了。

    他还是希望有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的。

    既然都有了女儿,也就是说他并非无法让女人怀孕,多宠幸几个妃子,儿子自然是会有的。

    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其他人华丽,也没有戴什么佩饰,看着十分寒酸。

    但贾环也没有办法,国公府的人根本就没有给他准备多少东西,行李都没有多少。

    银钱还是出发的时候,国公爷塞给他的一袋银子和一千两的银票

    。

    这一千两看着多,但对于一个在敌国生活、没有进项且处处都需要花钱的质子来说,真心少得可怜。

    看看其他少年吧,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身上的银钱,最少的都有两万两。

    他们虽然是被家族放弃的弃子,但至少他们的家族都有给他们补偿。

    而国公府,他们一心都在为八皇子准备行李准备银钱上面,忘记了还有贾环这个一个人。

    少年们同情地看了贾环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国公府的声誉在他们心中又下跌了不少。

    后来,随着他们的嘴巴,这件事情传了出去。

    国公府苛待庶子的消息传遍了两国,声誉下跌严重。

    国公府的人那时候后悔不已,但却已经晚了。

    少年们在宫门口下了车,两个小太监上前,领着众人往里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目的地,举办宴会的大殿。

    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多是魏国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卷。

    两国的男女大防可没有华夏明清时期那么严重,这里,女子也是能随时上街的。

    举办宴会,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开,而是按照家庭坐在一起。

    皇帝还没有到,小太监将少年们领到靠近皇帝的御桉的一个桌子旁边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菜和切开的瓜果,只是,皇帝还没有来,没有人敢动快子。

    又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三声鞭响开道,皇帝带着一众后妃以及两个公主到来了。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