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姜姝彤一脸担忧道:“大家都知道英杰有多疼灵姗,现在灵姗的画毁了,不知道他要怎么生气呢。”

    小时候冷仕哲捉弄冷灵姗把她一个人丢在庄园后山,那时候年纪小,冷灵姗根本找不到回来的路,为此冷英杰根本不管那是堂哥,大打出手,冷仕哲被打得一个星期没去上学。

    冷芊蕊重重叹了口气,白了温宁一眼,“英杰那臭脾气,怕是要将人撵出去。”

    说着又拍了拍叶辰睿,“妈妈带你去换衣服。”

    姜姝彤笑了笑,跟了出去。

    温宁强忍着已经盈满眼眶的泪,控制不住的双手发抖,帮着佣人们整理画室。

    陆娴还在心有余悸,“温小姐,你先回去休息吧。”

    家里的佣人也就陆娴跟她比较熟,温宁一时忍不住眼泪就滚落下来。

    她赶紧背过去身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陆娴,冷英杰真的会生气吗?”

    陆娴欲言又止,看了看其他人,“你先回去吧,回头好好跟少爷解释一下。”

    温宁心里不安,一整夜辗转反侧睡不着。

    最初她还想着要怎么跟冷英杰说自己不是有心的,可是等了一夜,冷英杰都没回来。

    她躺在床上睁眼到天亮,冷英杰是跟自己生气了吗?

    从清醒过来也就只过了短短一天,可是却感觉漫长得度秒如年。

    豪门的日子,比芙蓉滩还难过。

    天大亮,温宁早就饿了,本来身体就还没完全恢複,昨天吃的也不多,现在已经是饥肠辘辘。

    可是冷英杰不在身边,她连走出房门的勇气都没有。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他的家人相处,甚至有些害怕。

    直到接近午时,才有佣人来敲门。

    还没等她开口,敲门的婆子就推门进来了,“大小姐问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温宁愣愣的,“我早就起来了...”

    婆子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嫌弃与不耐烦,“起来了不下去吃早饭,磨蹭什么呢在房里待到大中午的,还等着给你送上来不成?少爷小姐都是自己去吃。”

    温宁......

    她赶紧套了外衣跟着佣人出去。

    温宁小心地四处望了望,低声问,“冷英杰呢?”

    婆子转过来瞪了她一眼,“在家里不要这样直呼少爷的名字,没大没小。”

    温宁闭了嘴。

    婆子继续道,“再说了,少爷的事我们怎么清楚。”

    温宁不再说话,跟着佣人来到餐厅。

    厅里只有冷芊蕊两姐妹和叶辰睿。

    原本冷芊蕊已经嫁人是不住在青浦庄园的,只偶尔回来小住。

    昨天晚宴结束得晚,就带着叶辰睿留宿了。

    叶辰睿见温宁来了,开心地在椅子上站起跟她打招呼,“漂亮姐姐。”

    冷芊蕊手里餐巾一拍,“坐好,谁教你这么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

    叶辰睿伸着舌头做鬼脸,扭捏着身子重新坐下。

    温宁远远地坐在靠门的位置,为了不显得太尴尬,她问叶辰睿,“睿睿你多大啦?”

    叶辰睿举起手比画了一个六,“六岁,我已经是小学生啦。”

    温宁算了算日子,现在十月出头,便道:“是今年刚入学的吧。”

    叶辰睿刚要开口,冷芊蕊就往他嘴里塞了一节芦笋,“多吃菜,不许挑食。”

    温宁把后面还想客套的话咽了回去。

    全程,冷家两姐妹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温宁有些紧张,对着冷灵姗道:“灵姗...那幅画我试着帮你修补一下好吗?”

    她是想真心想弥补自己的过失,可是冷灵姗咻一下站起来,勺碗碰撞发出叮当的声响,“你要那么喜欢那间画室,给你好了,我不喜欢用别人动过的东西。”

    说着就扬长而去。

    温宁食不知味。

    饭后她来到画室,仔细查看昨天弄倒的画架。

    其他都没什么事,偏偏就是冷灵姗说她画了一个月的那幅画,左下角被蛋糕弄污了拳头大小的一片。

    看上去佣人已经处理过了,只是那污渍即便擦了也留了痕迹在上面。

    温宁细细端详,冷灵姗画的是一幅海景,这倒是跟她在芙蓉滩画的那些是一个类型。

    想了想,她拿来纸巾再次擦拭,画上的污渍已经干透,根本擦不掉。

    正琢磨着,眼睛就瞟到桌上的颜料。

    心念一动,想着都到这个地步了,冷英杰也生气不见她,大不了就真的跟她吵一架吧。

    温宁拿起画笔沾着……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