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神秘赶山异闻 > 第724章 长江续命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陈久立感激地接过官印,这时方浩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接通电话后,传来王胖子豪爽的声音。王胖子兴奋地告诉方浩,他拉到了一个大单子。方浩听后心中一喜,他相信这次王胖子是认真的,因为他一直想学捞尸术。挂断电话后,方浩喃喃自语道:“又有单子可以接了。”同时,他也期待着王胖子带回更多的好消息。

    在三夹山村,一场村民大会正在热烈进行中。王胖子从一间农舍的杂物间里走出,步入院子,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下。这场会议,与他息息相关。

    村长坐在一块陈旧的磨盘上,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声音低沉地说:“大家应该都听说过‘长江续命’的传闻吧?”话声一落,院子里顿时喧哗起来。

    王胖子听得云里雾里。他原本是被村长叫来,因为他自称能捞尸。但现在怎么和“长江续命”扯上关系了?他递给旁边的一位大汉一根烟,并询问:“大哥,这‘长江续命’到底是啥意思啊?”

    这位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大汉接过烟,打量了王胖子一眼,说:“叫我铁柱就好,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本地人应该都知道这个传闻。”

    王胖子点点头,指了指村长说:“我是你们村长请来的捞尸人,但之前没在这片工作过,所以确实不了解。”

    铁柱的手停在半空,错愕地看着王胖子:“你就是村长请的捞尸人?”得到肯定答複后,他皱眉说:“我怕告诉你了,你会跑掉。之前已经有好几个捞尸人跑了!”

    “这里有很多捞尸人吗?”王胖子反问。在他看来,捞尸人应该是很稀少的。

    铁柱摇头,脸上露出不屑:“哼,他们也算捞尸人?他们以前就是在打捞队或船上混过,然后冒充捞尸人骗钱!”

    他解释说,现代社会中,捞尸人已经很少见。通常的打捞工作都是官方进行,使用现代化的打捞设备。像古时候那种专门的捞尸人,现在已经很难找到。

    “不过,”铁柱话锋一转,“这些骗子中,确实有几个下过水。”

    王胖子好奇地问:“后来呢?”他开始感觉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

    铁柱深吸一口烟:“后来?都死了呗!我们还得报警,让官方派船去打捞他们。”

    王胖子皱眉看向村长,心里暗想:听铁柱的意思,之前已经有好几批人下去过,但都没能成功打捞,反而丢了䗼命。难道这长江里真的有什么古怪?

    “对了,”铁柱突然说,“你问‘长江续命’是吧?这个传闻从十年前就开始了。当时有个有钱的商人,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就听了什么续命的办法。传闻说,只要献祭十个人给长起沉船事故,死了十个人。之后,这片流域就变得非常诡异了。”

    “诡异?”王胖子忍不住追问。

    铁柱点头继续道:“那之后,我们村和附近的村子总是发生怪事。这片流域也经常有溺水的人,现在这里都出名了。四年前,长江断流了一次,我们村子刚好在附近。你猜怎么着?我们在江底看见了一口半透明的棺材!”

    “那棺材的盖子是透明的。我们全村人都去看了,你猜看到了什么?”铁柱神秘地问。

    王胖子摇摇头,铁柱继续说:“那口巨大的棺材里,躺着十个没有腐烂的人!后来传言说,这十个人就是之前沉船事故中死去的那十个人!”

    王胖子不解地问:“那你们当时为什么不把他们拿出来火化?”

    铁柱忌讳地摇摇头,扔掉烟头说:“我们当时也想啊,但那口棺材是一体的,没有开口,就像一块完整的石头。没人知道那些尸体是怎么装进去的!而且长江断流就那么几个小时,我们还没商量好,江水就突然涨回来了。要不是我水䗼好,差点就淹死在那里!”

    王胖子满脑子疑问,但感觉再问也问不出更多了。他心里不断琢磨着:一体的棺材?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棺材吗?如果真的是一体的,那尸体怎么可能装进去?还有,为什么他们不把棺材从江底拿出来,而是一直放在那里不管?

    此时村长咳嗽了几声,等村民安静下来后继续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年,但这十年里我们的庄稼越来越差,运气也越来越糟。

    东村的老李今年年初下了一次水,然后就得了怪病,三天就去世了!要不是四年前那次断流,我们还被蒙在鼓里!现在,我请了高人来看风水。

    我们村的风水,就是被那口棺材破坏了!我们必须处理那口棺材!棺材里的尸体,也必须挖出来!”

    院子里在村长的话语落下后,陷入了短暂的静谧。…

    妇人紧抱着孩童,而男人们则静默地抽着烟,他们粗糙的手掌上还残留着劳作的痕迹,脸上流露出些许不安。

    那口位于江底的棺材,早已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

    但每次尝试打捞,都以失败告终,甚至有人因此丧命。无人知晓江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那口棺材仿佛被诅咒一般,触碰者皆难逃一死。

    “村长,不是我想退缩。我们已经尝试多次,但结果如何,大家都看在眼里。”一个村民无奈地说道。

    “那棺材沉重异常,非一人之力所能抬起。然而,每次多人下潜,都未能生还。”

    “曾尝试用吊车挖掘,却一无所获,反而司机离奇身亡。”

    “如今,周边村落都知道我们这里有口诡异的棺材,触碰者必死无疑。”

    “更令人不安的是,每死一人,村里的怪事便增多一件。”

    “我们是否应该考虑搬迁,何必在此地冒险呢?”这话出自一位三十余岁的男子之口,他的忌惮显而易见。

    然而,村里并非都是年轻力壮之人。

    众多老者已无法承受迁徙之苦。

    对他们而言,适应新环境更为艰难。

    因此,有人提出异议:“怎能轻言放弃?”

    “老徐的儿子就命丧于此,你让他如何放下?”

    “再说,村里这么多老人,他们如何搬迁?在新环境中又该如何生存?”

    ……

    院子里再次陷入争吵之中。

    村长用拐杖重重地敲击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打断了众人的争吵。他缓缓开口:“够了!”

    “想走的人,我不拦着。这是你们的自由。”

    “但村里还有许多老人和逝去的亲人,让他们离开并不现实。”

    “无论去留,那口棺材的问题都必须解决。”

    “我们那些溺亡在江中的亲人,也需要被打捞上来,让他们入土为安。”

    “我已请来一位捞尸人,据说他是阴阳客栈出身的大师。今日召集大家,并非商议是否处理棺材,而是讨论村里集资的事宜。”

    听闻此言,不少年轻人面露疑惑:“阴阳客栈?那是何地?”

    虽然年轻人未曾耳闻,但村里的老者却有所了解。

    村长解释道:“阴阳客栈已久未现世,或许大家并不熟悉。”

    “我也只是在小时候听我太爷爷提及过……”

    他话未说完,便有年轻人窃窃私语:“村长今年都八十三了,他小时候听太爷爷说的,那岂不是民国时期的事情?”

    “说不定更早,可能是大清时期呢!”

    村长继续说道:“那时交通不便,常有异乡人客死他乡。于是便有人专门负责将尸体送回家乡,这种人被称为走脚师傅。”

    “还有专门打捞江河中溺亡者的人,被称为捞尸人。”

    “那时的捞尸人与现今不同,他们掌握着古老的技艺和禁忌。”

    “而阴阳客栈,便是这些特殊职业者的聚集地。即便是他们,也对阴阳客栈充满敬畏。可见其地位之高。”

    “此次我请来的王先生,正是出自阴阳客栈的高手!”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王胖子。

    王胖子微微一笑,向村长致意后,心中暗喜。

    这次可是个大买卖!

    整个村子集资,那将是一笔巨额款项。

    不仅能大赚一笔,还能借此机会向韩棠请教捞尸术,一举两得。

    看村民们的反应,这笔钱几乎是手到擒来。

    然而,他目前尚未掌握捞尸术,需回阴阳客栈请韩棠出手。

    考虑到任务的难易程度,定价需谨慎,否则可能会亏损。

    于是,在众人沉思之际,王胖子开口说道:“关于酬劳,我认为不必急于决定。”

    “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实话说,这个任务相当棘手。”

    “我打算先回客栈与掌柜商议,若有可能,我会请掌柜亲自前来查看。”

    “之后再商讨定价问题,大家意下如何?”

    村长闻言猛地站起,紧盯着王胖子,心中暗自揣测。

    这胖子莫非想逃?

    好不容易找到个愿意接手的人,绝不能让他轻易溜走!

    至于那阴阳客栈……

    村长其实并未深信。

    那不过是个传说罢了,难道还真存在不成?

    他严重怀疑这胖子是在忽悠自己这老头子。

    但看他展现的本事,似乎也确实有些真才实学。

    村长犹豫了片刻,环顾了一下村民们,最终鼓起勇气亲自开口。

    “先生,我们村子愿意支付十五万的酬金,不知您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王胖子惊愕不已。

    十五万?就为这事儿?

    他在客栈接的第一份工作是许大娘委派的,那时许大娘仅仅送了几只大公鸡作为答谢。

    后来张麒麟完成赶尸任务后,是张浩自掏腰包分给他钱的。

    因此,王胖子原本以为这工作能赚钱,但收入肯定不如倒斗丰厚。

    现在看来,他大错特错了!

    倘若王胖子得知,客栈不仅收取金银财宝,甚至还可能索取阳气、寿命等更为珍贵的东西,不……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