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杀生仙道 > 一百六十一章 时不待我,只争朝夕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数日之后,彧白带着楚明来到扶山之顶。

    自从山鬼棺出世,扶山顶已经不允许他人随意进入。

    此地只剩下山鬼棺与一直在山鬼棺不远处风雨亭下坐着的东院院长,屈道。

    待走近风雨亭,楚明二人行礼。

    屈道睁开双目看去,“何事?我应该说过,不要轻易来此地。”

    彧白向前一步,行礼道:“老师,我有事想和您商量。”

    “何事?”,屈道眉头微皱,索䗼闭上了眼睛,“讲。”

    “我希望您能暂缓使用山鬼棺。”

    彧白话音落下,恰逢一阵疾风吹过。

    此地落叶飘动,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屈道没有反应,片刻之后他缓缓睁开了眼,沉声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学生知道。”,彧白恭声道。

    “既然知道,那你应当明白山鬼棺对于我天瑜重要䗼。不使用山鬼棺,我们如何与临曲抗衡?靠你吗?”,屈道呵斥道。

    彧白皱眉,俯身拱手,却态度强硬道:“老师莫生气,学生也只是有所担忧……山鬼棺固然厉害,但确为不详之器!您万万不可多番使用!”

    “放肆!”

    屈道嗔怒,猛地站了起来,灵力四散。

    他厉声道:“山鬼棺乃先皇所留镇国重器,岂能任你随意言语玷污?彧白,你身为书院先生之一,怎会说出此等大逆不道之言,想叛国不成?”

    “老师,您误会了,学生……”

    “莫要解释!”

    屈道极为愤怒,直接打断彧白话语并道:“退下吧!去戒律院领罚,面壁思过一个月!”

    “这……”

    彧白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其欲开口再说些什么,但在感知到楚明轻扯自己衣袖之后闭上了嘴。

    “学生,认罚。”

    彧白庄重行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楚明没有跟着走,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再劝说一二。

    可不待楚明开口,屈道率先说道:“我知道这也是你的意思,甚至他能来这里,多半也是受到你的怂恿。”

    楚明默认,屈身一拜,“与院长您生活许久,我知道您也明白三先生说的没错……山鬼棺,确有一丝不寻常。”

    屈道面上愤怒缓和几分,轻声道:“我知道。”

    “那您……”

    屈道盯着楚明的眼睛,回答道:“因为这是天瑜获胜的唯一方法。只要胜了,老夫变得怎样也无所谓。”

    楚明一怔,目光随之看向不远处的山鬼棺。

    正如楚明所猜想的,屈道当然明白山鬼棺对自己的影响,但他还是义无反顾。

    为了书院,为了天瑜,屈道不在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

    自那次谈话后楚明没有再去找过屈道。

    对于屈道的想法,楚明已经完全洞悉,他知道再怎么劝说也没有意义。

    至于彧白,他真的在戒律院面壁了一月。…。。

    三先生受罚之事已人尽皆知,书院学子不知道具体其因何事受罚,但也纷纷较之以往老实了不少。

    此时比不得从前,天瑜处于战时,也三先生尚且会受罚更何况他们。

    ……

    一月后,刚好是彧白受罚结束的日子。

    楚明早早站在戒律院门口,翘首等待。

    彧白走了出来,一眼看见树下的楚明,于是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楚明轻笑,“先生受罚有一半是我之故,我又怎么能不来?”

    彧白欣慰一笑,眼神示意楚明跟上。

    二人并排行走,彧白见旁无人,开口道:“这一个月老师可有什么行动?”

    楚明摇头,“先生受罚这一个月,书院很是安静,院长大人甚至没有走出过扶山,想来也是在为突破苦作舟而修炼。”

    彧白松了口气,但转瞬间脸上又浮现忧色。

    他喃喃道:“老师与山鬼棺接触越多,影响反而会越大……就算真的突破到苦作舟,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楚明沉默数秒,安慰道:“往好的想,或许等院长大人真正跨入苦作舟,他便能抵御住山鬼棺的影响了。”

    “也对……”,彧白露出一丝自我安慰的笑容,“毕竟那可是苦作舟。”

    “是的……我们能做的都做了,院长想做的事,我们阻止不了。”

    彧白深有感触,微微点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抛开山鬼棺,二人又讨论了下战事。

    同彧白想的一样临曲并无任何动静,这倒算是一个好消息。

    ……

    二人行至彧白院落,楚明刚要推门进去却被彧白拦了下来。

    彧白对着楚明微微摇头,神情肃然地看着门里。

    “何人在里面?”

    彧白说话之际,手中灵力飞速凝聚,显然有些动怒。尽管他受到了惩罚,但还是书院的先生,怎会容忍他人轻易进入他的住所?

    吱吱——

    门缓慢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老妪,正是二先生。

    “师姐?”

    彧白一怔,连忙消散灵力,向二先生一拜,“您来我这里可是有什么事?”

    二先生严肃无比,冷哼一声,目光中有着丝丝失望。

    但很快,失望之色消失无踪,她叹息一声,脸庞浮现溺爱,“老师让你去领罚,你就真去?”

    “老师的话,我素来听的。”,彧白淡然道。

    二先生蹙眉,“你当知道老师只是一时生气,他老人家从小最疼你,怎舍得让你去受罚?”

    彧白久久不答,半晌之后轻声道:“师姐,时过境迁,你我不再是当年稚嫩的少年,老师他也……”

    话语点到为止,彧白重重叹息,面露担忧。

    二先生默然,思索片刻道:“你心中所虑我明白,但现在是我国生死存亡关键时期,老师他压力可想而知。时不待我,只争朝夕。”…。。

    “嗯,师姐无需劝诫,我已经想明白了。”,彧白感激道。

    二先生见状也不再劝说,目光随之看向楚明,“老师要见你。”

    “见我?”

    楚明皱眉,想不出个缘由,于是拱手问道:“敢问二先生,院长大人找我何事?”

    二先生冷冷道:“老师未曾给我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楚明闻言,心感不妙,看向彧白。

    见彧白不留痕迹地微微点头,楚明这才安心地跟着二先生离去。

    待二人身影消失,本已走进院子的彧白又走了出来,向着屠苏等人的住所而去。

    他明白,楚明看向他是让他照顾好屠苏三人。

 &nb……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