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他用那双黑沉沉的、仿佛里面熔铸进了无尽黑夜的眼睛安静地锁着他的身影,许久,才默然不语的转过身,继续向前行走着。不出意外的,塔伦多果然拒绝了这一次请求。

    楚君山不置可否地微微挑眉,并不因此感到任何情绪。

    如果他没有感觉错的话,梁星....应当是颇有微词的。

    不仅仅是对他存疑的身份,更是对他现在的态度。

    楚君山拧起眉头,半晌才缓缓舒展。

    一毕竟,好好谈谈这个要求,是他自己提出的。

    他会给梁星渊一些时间一

    他收回神思,重新认真地望向面前的景象

    深渊中触目可及的都是无穷无尽的黑色,远方偶有一些小小的丘陵地形,躲藏在并不茂密的植被后的是一双双闪着荧光色的眼睛。那些都是一些以收集腐肉为生的低级怪物

    有深渊之主存在的领域。其他怪物会自动收集到这个信息,并不会贸贸然的出现在塔伦多面前找不痛快。来自同类压倒䗼的气势就像是某种圈占领地的信息素,令那些怪物不敢进犯分毫。

    楚君山微微蹙起眉,仿佛发现了什么,过了许久,他们再一次转回远点的那一刻,他终于转过身,侧目看向了梁星渊:“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也许是骤然听见楚君山的声音,对于梁星渊而言还有些不习惯。

    那一瞬间,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窜出一条黑漆漆的触手,带着一点儿微妙的讨好意味的缠上楚君山的手臂,像是在试探他的底线,以此来推断自己是否拥有更加亲昵的接触机会。梁星渊不动声色的朝着那条不听话的触手望了一眼,微微眯起眼,却接上了楚君山的话:“嗯,这里应该有其他怪物。楚君山垂下眸,两片浓密卷翘的睫毛就像是羽毛织成的扇子,拢住半边眼珠,显得本就锋利的上目线异常清晰。他默不作声地伸出手,如自己所愿那般抚摸着那条触手,触手得到了想要的回应,就像是一条灵巧的蛇,缠绕上了他的腰间。“不是那堆草里的东西,而是高阶怪物。”楚君山面色淡淡,实际上抚摸触手的手法纯属至极,仿佛是刻在基因中的技能梁星渊微微抿起唇,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那

    只轻轻移动着的手上,凝视着楚君山的脸,未尝离开过。

    直到-

    对方似乎感知到了他隐晦的目光,转过脸来,朝着他浅浅的勾起唇角,那双如琥珀般清澈透亮的眼睛里明晃晃的透着与他们讨论的话题无关的情绪:“你要不要猜猜,它们在哪里呢?”深渊中的怪物阶级分明,它们每一种怪物拥有的能力都不尽相同,甚至有一些高阶的怪物甚至拥有空间形变能力一比如说,他们现在遇到的情况。

    明显是一种鬼打墙。

    楚君山挑起眉梢,望向面前仍然没有恢複健康的塔伦多,心里冒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猜想一一

    这里有怪物想要篡位

    一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可口人类,还有一个刚刚经过激烈的角逐战斗、满身伤痕的新.....简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即使楚君山没有说,但很快

    他一语未发,拾起手,一团银蓝色的光球很快在掌心中成型。

    梁星渊也意

    识到

    了这一点。

    光球成型的下一瞬间,就快速的飞了出去,像是拥有了自己的神智一般,从黑暗中飞来飞去,寻找着出路。三秒钟后,四面八方的光球全部飞了回来,重新落在了梁星渊的掌心中,在下一秒碎成了一丝丝光束,很快在他们眼前消失不见。“确实,这里是别的东西创造出的一片空间领域。”梁星渊转过头,看向楚君山,语气微沉,“它要来了。“几乎是他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秒钟,四面八方就瞬间传来了如潮水般涌动的声音。

    一只只黑色的怪物从黑暗中排列成奇特的行列,从草中慢慢地行动起来。

    它们身上的鳞甲在深渊中闪烁着彩色的光晕,看久了甚至会令人产生一种如临深渊的眩晕感。

    楚君山微微蹙起眉,回忆起了往日自己在副本中,似乎也曾经遇见过这样的怪物。

    所谓的“高阶怪物”是由一只只小怪物集合起来的,它们并不强大,甚至唯一称得上是武器的,也只有那一口并不锋利的口器一但是,楚君山曾经见识过它们是怎样捕猎的。

    它们从不会选择弱小的对手,食物来源都是食物链最顶端陨落的怪物,偶尔也会食用人类的尸体。只要被那些怪物近身,那么,它们就会在常人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急速的入侵猎物的身体,随即注入毒素,被侵入的本体的身体上会生长出一枚一枚的小眼睛,它们就用这枚“眼睛”观察着外界的情况,将猎物的本体作为自己新

    的居所,直到猎物被自己的同类完全吃空,才会开始寻找下一只食物

    楚君山皱起眉,微微地摇头。

    他并不觉得这样的怪物有什么恐怖的地方一一只是,看上去比较难缠而已。

    像梁星渊现在的状况,他们有几率被缠上。

    楚君山当即抬起头,一把魂刃横在身前,划出一道雪亮的刃光。

    一簇簇青白色的火焰从他的魂刃上燃起,深渊之物最怕光亮,明亮的光晕灼烧了那些怪物的眼睛,在梁星渊还愣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一道不大不小的力量了一下-

    梁星渊抬起头,跌进楚君山被刃光映亮的双眼。

    他的声音轻快,甚至带着一点儿平常难以见得的少年气:“走!”

    楚君山说的“走”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走。

    梁星渊的触手在一瞬间切换到了战斗形态,除却仍然缱绻地缠绕在楚君山腰间的那条触手依旧柔软潮湿,其他生长出来的触手都变得坚硬无比,仿佛一根根金属铸就的铁链。那是唯一可以抵挡这些甲虫一般的独眼怪物的武器。

    他们开始被追逐的时候,方才发觉,之前一直在绕圈圈的地形也在瞬间动了起来。

    作为主体的怪物一动,它们所造就的空间形变也跟着有了变化。

    “从这边走。”楚君山快速地道,他转过身,神色不明的望了一眼梁星渊铁青的脸色,唇角不明显的微微翘起一点弧度,“不过,我们也需要一个能带我们出去的向....他还没说完,一直垂着眸,用冰冷目光锁住他的梁星渊就开口道:“上面。

    楚君山挑起眉,望向瞬间被梁星渊手中青白火焰照亮的崖壁,唇边的笑意加深。

    原来一直在听他说话啊。

  &nb……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