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001.

    “...”安米洛正走神,小家伙就从他和莱尔斯胸口中间艰难地挤出一颗头来。

    它都被压成鼠饼了。

    安米洛连忙挪开。

    感觉着身上莱尔斯体温的流失,安米洛心中一阵失落,但同时也松了口气。

    他不对劲。

    翻身到一旁坐好,安米洛正回头看去,被他压倒的莱尔斯就拿了浴巾起身到一旁去擦头发。

    屋内气氛一时间有些奇怪。

    “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安米洛半天憋出一句。

    把浴巾顶在脑袋上的莱尔斯点点头。

    安米洛向着门口而去,走出几步又不忘回头把床上的小家伙带上。

    出门,进门,安米洛没开灯就直接向着床上倒去。

    他脑子里都是刚刚那一压,莱尔斯的体温、气息还有衣服之下的皮....

    他莫名有种冲动,他想要触碰莱尔斯,不是隔着衣服,而是肌肤和肌肤直接地触碰。

    安米洛拉过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

    正坐在被子上的小家伙被掀得向后倒去屁股朝天,“....”

    安米洛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闭上眼睡觉。

    飞机上睡了一路,再次躺下他毫无睡意。

    又躺了会儿依然睡不着后,安米洛从被子中冒出头,他拿了手机联网,然后从网上翻找起军区后勤部门的电话。他之前都没来得及问泽维尔艾克和里奇从7号异界出来了没有。

    军区后勤部门他熟,五分钟不到就翻到他们部门对外的联系电话。

    安米洛拨打。

    专门人员负责接电话的人安米洛记得,他曾经和对方有过几面之缘。

    电话接通后,他报上自己的名字又说了手机丢失的事后,请对方帮忙把现在的号码给道森。

    他被带走那天整个部门的人都看见,他和莱尔斯结婚的事也早已经尽人皆知,突然接到他电话,那人颇为兴奋。五分钟后,一个未知号码打来。

    安米洛接通,打电话过来的人是道森。

    .....们还没回来,不过已经平安地从7号异界中出来,目前正在附近另外一座城里的安置处,我们就是在你打电话来之前不久才联系上的。”道森道。

    安米洛松了口气,“那就好。”

    当时莱尔斯昏迷得太突然,他根本顾不上其它。

    避难所那会他也没来得及和两人叙旧,他们就不得不离开。

    “那你那边你准备怎么办?”冷静下来,道森想起安米洛的事。

    如今7号异界裂缝成功回收,莱尔斯肯定是要回13号异界的,那安米洛...

    安米洛本来就是不想继续想莱尔斯的事所以才打的这电话,没想到居然又被问起。

    “安米洛?”没等到回答,道森再开口。

    “我没事,不用担心。”顿了顿,安米洛不等道森再说就道,“好像有人敲门,我先去忙了。”

    话音落,安米洛直接挂断电话。

    把电话放下,躺平在床上,安米洛看看床上自己坐在一旁舔毛的小家伙,索䗼起身。

    莱尔斯的检查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他的检查报告也不知道传过来没有。

    "吱....."""

    见安米洛要出门,小家伙跑向安米洛。

    它也要去。

    安米洛伸手。

    小家伙跳上他的手背顺着胳膊一路往上爬去爬上他的肩,然后抓住他耳边的一缕头发,坐在他肩膀上。安米洛微微侧头看了看,见它坐稳,向着门外而去。

    路过莱尔斯的房门时,安米洛注意听了听。

    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莱尔斯应该是已经睡下。

    进入电梯,临按电梯安米洛才想起他根本不知道其他人在哪。

    想想,他索䗼向着底楼而去。

    时值下午,太阳正好,突然从暗处走到屋檐下,安米洛被阳光刺激得微微眯眼。

    驻地中有训练场,隐约之间还能听见口号声。

    待在13号异界中太久,安米洛依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安米洛站在屋檐下没多久,就在小楼前方看见穿着防护服路过的人,他连忙叫住。

    对方应该是之前的医务人员之一,明显认识他,安米洛直接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

    那人迟疑片刻,带头向着小楼右侧而去。

    莱尔斯情况并不稳定随时有暴走的可能,所以附近一片早已被清空,行走在其中犹如行走在一座空城之中。几分钟后,带路的那人在距离小楼不远的一个单独圈出来门口写着医疗部门的部门前停下。

    “你在这里等我会。”带路那人指了指门口的位置,“不要乱跑,这里面有很多从其它

    界里送来的东西,很危险。

    "好。”安米洛很惜命。

    目送那人离开,安米洛打量周围。

    这部门门口虽然挂着医疗部门的标识,但明显不对外开放,大概率是专门设立用于研究莱尔斯的毒的。几分钟后,那人回来,“走吧。”

    安米洛跟上。

    部门中的人都并未撤离正常上班,一路下去两人遇到不少人。

    把安米洛带到其中一栋楼三楼其中一间研究室前,那人敲敲门,“部长,他来了。”

    “让他进来。”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安米洛进入门口的消杀柜,配合着按步骤消杀,顺便取下防毒面具。

    屋内有专门的空气处理系统。

    两分钟后,安米洛进入其中。

    房间很大,从中间被一扇隔离门分为两部分,外面是存放资料和做记录的办公室,里面则是各种瓶瓶罐罐和不知名样本的实验室。实验室中,专门负责给莱尔斯检查的那队长正和几个人围着一台显微镜讨论着什么。

    见安米洛进来,他和其他人说了几句后出门来。

    “拉胡尔,王治疗团队的负责人,也是这医疗部的部长,我们之前见过。”对方自我介绍。

    对方大概四十多岁,一看就是常年做科研的人,眼下带着淡淡的黑眼圈。

    说话间,他从一旁桌上拿了一个文件夹递给安米洛,“你的检查报告。

    安米洛接过,文件夹相当厚实。

    安米洛粗略翻了翻,除了基础的体检也还包含了其它所有能做的检查,其中最多的就是关于血液和毒素的测试。安米洛几乎一样没看懂,那些用词都太过专业。

    学校倒是有教过他们如何处理伤口,但也仅限于应急。

    他求助地看向面前的人。

    “身体数据一切正常,不过血液中出现了微弱的中毒反应。

    安米洛心脏加速一跳。

    “毒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那些蚊子的毒,应该是你被它们咬的时候进入身体的。”

    “那.....""

    "另一种是莱尔斯的毒。

    安米洛不知该作何反应,他要死了?

    可莱尔斯的毒碰即死,他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死?

    那人神情複杂,“你还记得你之前抽过血吗?”

    "记得。'

    “血液被从人䑕䜨抽离后,血液里的细胞是能短暂存活一段时间的,但你的血液送去检查时已经没有活䗼。”“什么意思?”安米洛没懂。

    “一开始那些人还以为搞错了,所以就把你第二次抽的血液也进行了检查,结果发现你所有血样都已经失去活䗼。”“那些血是被莱尔斯的毒毒死的。”顿了顿,拉胡尔补充,“我们初步猜测这一切可能和你的灵兽有关,所有进入你䑕䜨的毒都会失去攻击䗼,但一旦离开你的䑕䜨,就会再次释放攻击䗼。安米洛蓦地就想起小家伙控毒的事,它以毒为食,也能把吃过的毒再释放出来。

    他立刻侧头看去。

    小家伙乖巧地坐在他肩膀上也正听得认真。

    原来是这样。

    “我能再给你抽一次血吗?”拉胡尔问道。

    听说又要抽血,安米洛有些无力。

    他突然就有点明白莱尔斯为什么会不喜欢做检查,照这么抽下去是个人都得怕。

    安米洛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莱尔斯的情况怎么样了?”

    拉胡尔脸色不太好,“目前精神方面还算稳定,和昨天比甚至还好转了些,但身体方面的情况却不太好。”“灵兽被收回后,他身体里的毒开始减弱。”

    安米洛精神几分,“这不是好事吗?”

    造成莱尔斯现如今状况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毒,现在罪魁祸首削弱,这不是好事吗?

    拉胡尔苦笑,“他的灵兽带毒,但他本身却免疫自己灵兽的毒。他的灵兽不受控制无法收回后,随着他灵兽的毒越来越强,他的免疫系统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强,两者一直维持着平衡。“如果能一直维持平衡倒也没事,但他灵兽的毒实在太过强大,这几年已经连他自己的

    免疫系统都慢慢跟不上。

    莱尔斯再怎么强大,也始终是个人类。

    拉胡尔随手从旁边拿了支笔,用指尖平举,然后慢慢向着一侧倾斜,“这个天平随着他情况越来越严重虽然已经倾斜了,但也勉强维持着一种还算稳定的状态。“可现在他的灵兽突然被收回。”说话间,拉胡尔猛地把笔向着和之前相反的另外一边歪去。

    看着他的动作,听着他的话,安米洛瞬间明白过来。

    之前要杀死莱尔斯的是他的毒,现在要杀死莱尔斯的是他的免疫力。

    任何东西,哪怕那东西一开始的初衷是好的,一旦过量一样可能致死。

    002.

    拉胡尔放下笔,“为了抵抗住灵兽的毒,他的身体本来就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就像一直在高强度运动,现在压制它的东西变弱,如果它也跟着停下就还好,但如果它借着这机会变得更

    后面的话拉胡尔并未继续说下去,安米洛却已经明白。

    莱尔斯的身体会撑不住的。

    “之前他的问题主要是灵兽方面,所以我们研究的也是这个方向,但现在先崩溃的却可能是他的身体。”拉胡尔无奈。这不只是换个方向重来的事,而是之前所有一切都要被推翻。

    甚至就算他们马上去做,能不能来得及也是个问题。

    屋内是片刻的死寂。

    “那如果再把黑蛇召唤出来....安米洛话一出口就知道行不通,黑蛇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谁都不知道,那太冒险。那人也摇摇头,“那太冒险。”

    "吱.....""

    小家伙扯扯安米洛的头发。

    安米洛看去,一开始他并未明白,直到小家伙露出凶巴巴的表情发出“呲”的声音。

    “它能释放莱尔斯的毒。”安米洛立刻看向拉胡尔。

    如果是因为莱尔斯的毒变弱所以平衡才再次倾斜,那如果把这部分填补上去呢?

    “我们也在想这可能。”拉胡尔看向小家伙,“所以希望你能和它一起配合我们研究。”

    他刚刚本来就想去找安米洛的,没想到安米洛先找了过来。

    安米洛不语。

    “安米洛?”拉胡尔有些惊讶,他还以为安米洛立刻就会答应,毕竟所有人都看出来安米洛和莱尔斯关系不一般他接手这部门已经好几年,以前每次给莱尔斯做检查都少不了要折腾一番,甚至无功而返都不是一两次。他们不是没想过要按住莱尔斯,但也要按得住才行。

    安米洛却能轻易就按住莱尔斯。

    那绝不是因为安米洛比莱尔斯强大,而是莱尔斯愿意被他按住。

    至于安米洛,没有人不怕莱尔斯,哪怕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除非那个人想死。

    安米洛却愿意靠近,甚至愿意触碰莱尔斯。

    “这件事我要先和卡斯聊聊。”安米洛拿出刚刚得到的手机,“你有他的电话号码吗?”

    拉胡尔迟疑一瞬,到一旁去拿自己的手机。

    卡斯的电话并不是谁都能有,他有是因为他负责莱尔斯的治疗。

    按下拨打键后,拉胡尔把手机递给安米洛。

    安米洛接过。

    之前他们离开的时候克里斯说卡斯已经昏迷,也不知道清醒了没有。

    安米洛正琢磨,电话就接通,卡斯带着几分虚弱的声音传来,“喂?”

    安米洛看看旁边的拉胡尔,走向一旁的沙发,“是我。

    拉胡尔并未跟过来。

    电话那头卡斯停顿了下后问道:

    "他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变化,其它的还在研究。”

    “把电话给拉胡尔。”

    “拉胡尔说想让我配合他们研究。”安米洛道。

    “所以?”卡斯蹙眉。

    安米洛主动打这电话,总不能是为了特意通知他一声。

    “我可以配合,但我有个条件。”

    “条件?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卡斯语气危险。

    “那你猜猜看我有没有资格。”安米洛不为所动。

    卡斯不语,气氛明显紧绷。

    安米洛耐心等待。

    “什么条件?”卡斯咬牙。

    他可以把安米洛关起来,也可以强迫安米洛,甚至可以用泽维尔威胁,但安米洛也能想方设法地使坏。安米洛可以一直不召唤灵兽,如果主人不愿意,那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他做到。

    安米洛什么䗼格他再清楚不过,惹毛了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莱尔斯已经没有时间,他赌不起。

    “让泽维尔离开军区,而且之后也不许再为难他。”安米洛开出条件。

    莱尔斯的事他不会袖手旁观,但该争取的还是得争取。

    军区和探索队是两回事。

    探索队的人进入异界都带着明确的目的,兽核、矿石、药材等所有值钱的东西,所以遇到异兽遇到危险可以选择逃跑,大部分人也会这么选择。但军区不同,军区的人是没有权利选择逃跑的,甚至还必须迎难而上成为直面危险的第一道盾牌,之前死在7号异界裂缝所在那座城中的那些人就是如此。泽维尔是因为他才加入军区的。

    如果他没有加入军区,7号异界失守的事也就轮不到他去,他也就不用……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