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商玦最后把他的无字天书叠好,藏在了书架一隅。

    接下来一周课不多,不过课少也没几个人闲着,上课时都能瞧见教室里有人掏书开始複习了。

    临近期末,除了不久后跨年庆祝一下,剩下的时间都要数着考试的日子过。

    过得最滋润的大概是田邈了,手机换了最新款,从前那双即便洗过也会发黄的运动鞋也被换成牌子货。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挨了-

    一回揍,两个人给他送钱。田邈家里条件一般,

    不过对家里这个唯一

    的生活费还是很够用的,

    旦田邈泡吧、有时在外订酒店,在其他方面就过得

    这回狠挣了一笔,之后开销都不必愁了,拿到钱先把用了好几年的旧手机换了。

    他买的新手机不便宜,林旭英对电子产品的发售比较关注,一眼看出来价钱,回宿舍的时候便问陆屿行:“陆哥你当时赔了田邈多少钱啊?有一两万?”陆屿行摇头:“算上医药费,几千吧。”

    “可他新手机少说八千才抢得到。”

    陆屿行没怎么当回事,也不是很想提起这么个人。

    田邈自己添上一些也不是没可能。

    葛志成:“不过,这两天老王好像没再找过陆哥了,那傻逼总算是消停了。”

    陆屿行听进去,倒是被这句话挑起了几分疑惑。

    田邈几天前在导员办公室的时候,还在导员面前在装无缘故被打的受害者模样,一副要誓不罢休地追究下去的嘴脸。可这两日,就半点消息都没了。葛志成:“陆哥你最近都不怎么去图书馆了欸,这两天都在宿舍里待着。”简直是稀奇。

    陆屿....近,图书馆人比较多。”

    他刚说完,商块进了宿舍,放下包没多久,又带着手机出门。

    陆屿行有意等了一会儿,才出门,看到商玦在走廊尽头的开水房里低头在听电话。似乎是比较私人的电话,还特意跑出来打。陆屿行自觉地站在远处听不见内容的位置候着,商玦抬眼不经意瞥见他,语速加快了些。

    几分钟后,他讲完电话挂线,陆屿行迈步走过去。

    周围都是寝室,他声音放得很低:“你找过田邈?”

    商玦不答反问:“我找他干什么?”

    陆屿行:“你给过他钱?”

    商玦:“我为什么要给他钱?”

    陆屿行如今听明白了,商玦不怎么对他撒谎,但是喜欢绕着圈子回避问题,或者把事实加工润色成另一种十分抽象的东西。没否认,那就是给了。

    商玦瞒着他贸然插手,陆屿行有点生气,“我跟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商玦眉眼压下,不想说话。

    陆屿行:“你转了他多少?我还你。”

    商玦:“我给他转账,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

    气氛凝固,似乎下一秒就要吵架。

    陆屿行:“你也不嫌恶心?”

    商玦被一个“恶心”激得眼眶差点儿没红了,声音冷上几分:“你觉得我恶心就恶心,我无所谓。陆屿行一噎,黑着脸解释:“我是说,你也不嫌他恶心!”

    ...哦,”商玦好受一点,“你小学缩句怎么学的?让你这么缩了吗?”

    两个人都安静下来。毕竟陆屿行实在不想跟他争论自己小学缩句学得到底怎么样。

    “别想多了。”商玦说,“我找他,不是为了你。”

    陆屿行:....."

    我知道,但你也用不着说得这么清楚。

    商玦觉得自己的缩句也出了问题,把话改了一下,更加准确:“不全是为了你。”

    水房里安静下来,双方都缄默不语。

    很久后,陆屿行出声:“不全为了我,那还因为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商玦竟答不出了,发现他的动机追根溯源以后,其实还是因为陆屿行。

    他半天想出一条:“他在帖子里造谣我,我不爽。”

    陆屿行拧紧眉,说:“你怎么知道在帖子里造谣你的人是他?而且你如果看不惯他,应该更没理由给他转账让他潇洒。你想做什么?”商玦:“那家酒吧我没去过,是贺炀去那里‘见世面’的时候被田邈骚扰过。我为了吓田邈随口编的,好让他跟林依寒提分手。”陆屿行顿了下,“你没去过?”

    商玦有点莫名:“你不是都想起来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gay吧,怎么可能会去那种地方。

    陆屿行表情微变:“你不是?”

    “.....商玦张了张嘴唇,“反...前不是吧”

    他快速岔开话题:“所以能说出在Breeze见过我的,除了田邈不会有别人了。

    “以前不是?什么意思,现在变了?”陆屿行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商玦:“变不变很重要?这玩意儿

    说自己是直男,上头的时候还不是说变就变。

    “嗯,不重要,不固定。”陆屿行扯了一下唇角,“是我善变,我猜不到有人会为了膈应我假装我男朋友,所以我活该倒霉。商玦:“我不倒霉?我就猜得到你能失忆好几个月?”

    陆屿行:“所以是我的错?我不该失忆?”

    商玦撇了下嘴,“那也不能这么说,但是你过马路没左右看看,多少也是有点责任吧?”

    “......""

    陆屿行感觉心脏隐隐作痛,好像要被气出病来。

    他抬脚就往水房外走。

    但商玦拉住了他的手。

    陆屿行停下脚步,回过头:“怎么了,你还想听我为了过人行道走了绿灯道歉?”

    商玦把他的手攥得更紧,“我骗你,是我的错,那我现在跟你道歉好不好?”

    陆屿行在气头上,脱口道:“不好,不接受。

    商玦就失落地把手松开了,像只碰到困难就退缩的蜗牛,碰壁之后就窝囊地把自己缩回壳里,没有丝毫锲而不舍的韧䗼。陆屿行:……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