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qzw789.org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

    腥臭的气味伴随着滚滚浓烟,弥漫了整个山谷。

    刚刚变成浓绿的山丘,因为这熊熊的烧人火焰,一下子褪去了几乎所有的色彩。

    孙坚正用清水清洗着身上的污血,在他的身边躺着此役阵亡的将士。

    而在距离他十步开外的地方,贾诩正指挥着将士往树上挂首级。

    那些面目狰狞的山贼首级,扔到石灰里滚一滚,再提溜着他们的头发,将他们一个个的送上树,很快这棵树便变成了满是人脸的树。

    这是他们最近十天里弄的第七棵树。

    同时也是他们剿灭的第三波山贼。

    清洗完的孙坚重新穿戴好甲胄,双手捋着湿漉漉的头发,手按长刀走了过来。

    “贾文和,你就不考虑一下附近百姓看到这个场景时的反应?”孙坚仰头问道。

    贾诩不满意将士们挂出来的效果,亲自上树了。

    用麻绳将一颗首级牢牢的固定好,贾诩呵呵淡笑道:“百姓只会高呼陛下万岁,让他们不再畏惧山贼的屠刀,终于看到了灿烂的阳光。你信不信百姓说不定还会拿这些首级练扔石头的准头,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孙坚无语的摇了摇头,“你总是有道理的嘛,但是,你说为什么韩遂还不上当?”

    “我觉得应该是孙将军你的威名过于凶悍,以至于让韩遂不敢轻举妄动。”贾诩坐在树上,认真的看着孙坚说道。

    孙坚皱了皱眉头,“我算凶悍吗?你这老小子莫不是在捧杀我?”

    贾诩笑了起来,“将军一路从南打到北,砍太守犹如切瓜砍菜,是整个关东盟军中唯一一位杀到雒阳的将领,这如何能算不上是凶悍?”

    “此刻,将军又带着重整之后浩荡的王师杀到了左冯翔,将军这一路堪称是势如破竹啊!韩遂肯定得掂量一下他和你之间的差距,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动手。”

    孙坚顿时有些郁闷,“他该不至于会退出郿县吧?”

    “很难说。”贾诩若有所思的说道,“韩遂与马腾最近显然有些矛盾,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再合兵一处。而这二人动手,势必是要鼓动关中诸贼为自己羽翼的,若将军能剿灭的更多一些,我想韩遂撤出关中的可能是非常大的。”

    “那还继续杀什么?即刻兵发郿县,攻他韩遂的贼巢!”孙坚高声说道。

    贾诩有些笨拙的从树上滑了下来,拍了拍手上沾染的树皮,说道:“将军何必着急,韩遂若是撤出郿县,其实于我们更为有利。”

    “切断了他和关中诸贼之间的联系,好各个击破?”孙坚问道。

    贾诩轻轻颔首,“将军忽然之间聪明的令我佩服!”

    “你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我会把你的脑袋跟他们挂在一起。”孙坚冷喝了一声,指了指那满树随风轻轻晃动的首级。

    谁要大晚上的经过这里,即便不能吓尿了,恐怕肯定也能吓屎了。…。。

    贾诩不以为然的轻笑了一声,“孙将军肯定不会舍得的,我这颗脑袋我觉得对孙将军应该还算有些用。”

    “对我有什么用?当尿壶吗?”孙坚嗤笑了一声。

    “也是一种用法。”贾诩很淡然的笑了笑。

    孙坚嫌弃的瞥了一眼贾诩,“你可真是个无赖,废话少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斥候回禀,贼寇陈大率部自漆县南下,有向郿县靠拢的迹象,不知孙将军有没有想法把他给截了?”贾诩含笑问道。

    孙坚抓了两把湿漉漉的头发,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孙将军率部攻入此地的时候。”贾诩说道。

    “陈大向郿县靠拢的可能你觉得有多高?”孙坚略作沉吟,问道。

    “肯定!”贾诩很是自信的说道,“我军已连拔三座贼寇营寨,所过之处鸡犬不留,陈大是目前距离此地最近的一处贼寇,他定然早已得到了消息。”

    “面对孙将军如此兵威,他恐怕已经被吓得晚上睡不着觉了。此刻,率部向郿县靠拢,寻求韩遂的帮助,或者说报团取暖,是他最有利的方式。”

    孙坚有些阴险的笑了,“那不如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在临近郿县的时候,我们再动兵?可惜我们骑兵不多,若是有万骑,我能坐在郿县城池下,一面堵死韩遂,一面斩杀他那些烂泥扶不上墙的羽翼。”

    “我与将军当真是心有灵犀,我也是这么想的,将军的凶悍应该让韩遂亲眼看到。”贾诩轻笑了一声,忽然幽幽说道,“听说马腾麾下多骑兵,若能吞并了他的部众,将军应该能补充到万骑……
............
内容不完整?請访问笔趣789(ЬⓠᏃᎳ⑦⑧⑨.Οrg)阅读完整内容!

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www.bqzw789.org